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政策法規 > 風向大變!經濟高層最近的這波舉動,頗有意味

風向大變!經濟高層最近的這波舉動,頗有意味

本周的國務院常務會議,比較不一般——時間點的選擇比較罕見,又充滿意味。

一,選在周一,而非周中慣例;

二,選在年中政治局會議之前召開,提前定調下半年經濟。

 


 

大眾還在哀嘆疫苗之殤、調查記者式微時,金融圈已忍不住要歡呼雀躍了。

 

終于熬到了頭,央媽大超預期的天量放水,釋放寬松貨幣信號——

 

本周一(7月23日)上午,央行往市場投放5020億MLF。先別管MLF是個什么東西,只要知道這是央行創設一種貨幣投放工具就行了。這是歷史上MLF規模最大的單次投放。

 

下半年宏觀政策大轉向,嚴監管讓位保增長——

 

這一切仿佛都在晚間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塵埃落定。會議要求保持宏觀政策穩定,堅持不搞“大水漫灌”式強刺激,根據形勢變化相機預調微調、定向調控,應對好外部環境不確定性,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。


 
 

所有的跡象都指向一個:寬松!寬松!寬松!

 

市場奔走相告,貨幣放水來了,財政刺激也來了,流動性合理充裕統統來了,地方債務準備擴張,這回有救啦。

 

高層的政策意圖此刻無人細研,交易的邏輯已經沿著人們的設想的政策大轉向展開了。

 

7月24日,感受到央媽呵護的A股上演絕地大反彈,滬指收復2900點,兩市70股漲停,鐵公基板塊大漲。

 

人民幣摻了水,離岸匯率快速擊穿6.84關口,從今年3月底以來跌逾5000個基點,又叒叕創下新低,有望能保持過去一個月“亞洲表現最差貨幣之一”的記錄。


 

 

6月份以來,在外圍貿易戰壓力下,經濟數據下行、股債匯三市動蕩、央行財政部等宏觀調控部門公開論戰之際,對于宏觀政策的反思,尤其是對過緊的財政和金融去杠桿政策的內外反思就已經展開。

 

這一次國常會的政策基調轉變,是道路修正的新故事,還是大水漫灌的老套路?

 

01

讀懂國務院文件兩大重點

 

第一,釋放政策進一步寬松的信號,保增長。

 

貨幣政策不再提“中性”,而是“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”;財政政策從年初的“積極的財政政策取向不變,要聚力增效”,轉變為“積極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”。

 

“積極”兩個字這算是給此前的央財之爭一錘定音。

 

但是,這種寬松是要搞“定向調控”,明確“不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”,目標是“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”,刺激內政以“應對好外部環境不確定性”,不要讓經濟在貿易摩擦白熱化的時候失速。

 

第二,穩投資,穩基建

 

基建和城投是戒不掉的,現在要求要保障在建項目資金需求,“對必要的在建項目要避免資金斷供、工程爛尾”,此前調整規定重新上馬的地鐵項目是一個驗證。

 

這下城投平臺最為歡欣鼓舞,下半年城投債將受到追捧,貸款也將向平臺公司傾斜,優質城投平臺違約風險將明顯下降,同時合規的PPP項目也將“重出江湖”。

 

財政要出力,督促地方盤活財政存量資金,“加快今年1.35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和使用進度,在推動在建基礎設施項目上早見成效。

 

金融部門也要幫一把,“引導金融機構按照市場化原則保障融資平臺公司合理融資需求”。

 

國盛證券宏觀熊園團隊認為,此舉開始降低了打破剛兌的可能性

 

同時還有一個提法值得關注,“在交通、油氣、電信等領域推介一批以民間投資為主、投資回報機制明確、商業潛力大的項目”。

 

財經觀察者劉曉博認為,在大基建收緊的情況下,需要有新的增長點,交通、油氣、電信等領域,以前國企壟斷性比較高,現在國家希望引入民間投資,以期創造更多就業崗位,對沖對外貿易中損失的崗位。

 

02

高壓式去杠桿是否放棄?

 

文件通篇沒有提到“去杠桿”。

 

金羊毛工作坊認為,2季度以來,市場和企業微觀層面種種紛繁蕪雜的亂象背后,政策制定者開始反思政策失當之處,國常會是政策制定者對當下經濟金融現實反思的結果。

 

如資管新規細則一樣,資管新規出臺三個月的時間,金融市場經歷了可怕的非標回表、社融斷崖,政策制定者逐漸明白,去杠桿的改革初必須與市場承受力現實相妥協,政策才有有效落地的可能。否則,則有可能產生相反的效應。

 

人民日報在日前的頭版左下方的文章《結構性去杠桿穩步推進》,稱去杠桿初見成效,我國進入穩杠桿階段。


這篇文章被市場高度關注,認為是放棄去杠桿了。

 

前沿觀察指出,這是被過度解讀了,因為文章稱穩杠桿的依據來自于2017年總體杠桿率的相關數據。在5月份易行長接受財新專訪時,易就提到了這個數據,即2017年的杠桿率只比過去上升了2個百分點,而此前五年平均每年上升13個百分點,所以他認為邊際上已有改善,進入了穩杠桿的階段。現在又過去了半年,今年上半年去杠桿很激烈,所以可以預估很可能已經進入了總體杠桿率不增長的階段了。

 

但是,市場有自己的情緒,有時故意,有時是無意,在推動市場按放棄去杠桿的思路走。

 

今天國常會的公開信息,沒有提任何去杠桿的政策,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是今年的三大攻堅戰之首,就提一個打擊非法金融是不夠的。

 

去杠桿要去到什么時候,有什么指標,劉煜輝一針見血:沒有指標,就是一套政治經濟學

 

03

一場及時雨,還是重復2015年的大放水?

 

海通姜超認為,此次穩投資和以往有四大區別:

 

一、這次有放水但沒漫灌。以前每一次央行大水漫灌都是大幅降息降準,這一輪到目前為止,央行定向降準3次,但是沒有降息。

 

降息是觀察是否“大水漫灌”的關鍵指標,這一項有待后續觀察。

 

二、沒有走地產泡沫老路。以往每一次的寬松周期,我們都會刺激房地產,畢竟地產投資是影響中國經濟的最重要動力。但是這一次的政策對地產只字未提,棚改節奏也有所控制。

 

三、基建投資只是托底,但沒有大干快上。基建投資過去的高增長,很大一部分資金來自于表外影子銀行,現在資管新規明確影子銀行規模不能增加,只是存量規模萎縮不用那么快。這一輪對基建投資開的是地方政府專項債和融資平臺貸款兩個正門,前者是年初就確定的1.35萬億規模,沒有額外增加,只是加快進度;后者要受銀行資本充足率的約束,其實很難大幅擴張。

 

四、減稅鼓勵研發創新,刺激高端制造業投資。但減稅力度應該加大,真正值得肯定的是給企業研發、新經濟減稅,而且希望還能有更大力度的減稅政策出臺,把錢給居民企業自己花,那么經濟會更好更有效率。

 

前沿觀察譚翊飛對目前的減稅力度也不看好,“太小打小鬧了,每次都號稱萬億減稅規模,可是最后稅收增長速度卻總是GDP的數倍,這怎么能叫減稅呢?最多是說東邊減了一點點,西邊又加了一大把。沒有真正的減少政府開支,稅收便很難減。所以必須先從大幅減少某些無用、浪費的開支開始。并且一定要制定總量上減稅的目標,不是在一個一個細小的項目上說減了多少,這不過是個文字游戲。”

 

04

正式確認全面轉向?

 

正式敲定還差最后一步。

 

此次會議是國務院常務會議,而非中央政治局會議,層級不一樣,對宏觀政策的把握和走向判斷也會出現差異。此前2016年權威人士的三篇文章引起的爭論就是公開的體現。

 

可以說,國務院層面的政策大轉向已經開始了,只待馬上召開的年中政治局會議確認,當然也可能在一些政策表述上會存在明顯的差異,需要進一步的觀察。

 

殘酷的經濟金融數據和動蕩的現實倒逼政策一點點往中間走。

 

金羊毛工作坊認為,剛性的行政體制,唯上難唯實,對行政干預迷之自信,共振疊加,如走鋼絲,以致到不得不改弦易轍時,已經為時已晚。2季度發生的很多事可以用這解釋。從這個意義上,央財的關于宏觀調控的公開論戰應該多鼓勵,有民間公開參與的生動活潑的政策討論,總好過BOSS們從文件上得來的形勢匯報。

 

回到放水這個命題,如果是前者,那意味著重回放水刺激的老路,如果是后者,那便是既定戰略目標的適當修正。

 

市場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答案。

 

參考來源:

1. 前沿觀察《重磅國常會:政策全面轉向 只差最后一步》

2. 金羊毛工作坊《是重回放水刺激的老路,還是去杠桿策略性修正?》

3. 姜超宏觀債券研究《有放水但沒漫灌,減稅值得再加碼——國常會政策點評》

點擊次數:  更新時間:2018-07-26 16:20:24  【打印此頁】  【關閉
  • 谷實投資?版權所有 2012-2022
  • 地址:中國廣東省深圳市 福田區益田路4068號卓越時代廣場46F
  • 電話:0755-8228 9766 傳真:0755-8228 9766
  • 粵ICP備16069604號?
在線交流 
客服 客服
服務熱線
0755-8228 9766
网上买上海基诺彩票